蔡桓公讳疾忌医了吗?

作者: 风俗习惯  发布:2020-03-24

在《史记扁鹊仓公列传》中,事情还是这些事,可是,蔡桓公变脸了,成了齐桓侯。蔡桓公、蔡桓侯、齐桓侯,到底是谁的事儿也弄不清楚了,最后屎盆子全扣到蔡桓公身上了。

文章很短,我们不妨再读它一下。

又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,这时的蔡桓公身体还是没有不良反应,但扁鹊一而再,再而三说蔡桓公有病,这令蔡桓公不解,但是蔡桓公还是派人问了医生--这是怎么一回事?医生扁鹊见死不救,扭头便跑,也有点不对,只是到了桓侯故使人问之,才说出病因及治疗方案。

文章开头,扁鹊见蔡桓公,这时的蔡桓公身体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。扁鹊来见蔡桓公,也没说是来瞧病的。桓侯说寡人无疾,是实话实说。可扁鹊的眼睛比现在的CT还厉害,站了一会儿,就突然冒出一句君有疾在腠理。并没有说明依据,仅凭名医的身份就诊断出人家有病,错在扁鹊--要是您,身体没有任何不适,路上遇到个名医,作出如此诊断,您也是接受不了的。桓侯不悦是正常的,在情理之中。

《扁鹊见蔡桓公》出自《韩非子喻老》,寓言而已。喻老,意思是用比喻来说明老子的观点。作者叙述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,本意是说明老子图难于其易,为大于其细这一观点。故良医之治病也,攻之于腠理,此皆争之于小者也。夫事之祸福亦有腠理之地,故曰圣人蚤从事焉。这些话是说给医生听的。而蔡桓公是患者,不是医生,不是韩非子要说明的主体。韩非子的本意是告诫医生,这段文字是说扁鹊的失误,并不是患者有错。而这段说明主题的话,课本却没有选入,删除了。

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君之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深。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

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深。桓侯又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

居五日,这已经是扁鹊说桓公有病的第三十五天了,这时的桓公才感到身体疼痛。而桓公一感觉到自己体痛,就使人索扁鹊,根本没有忌医。

居十日,扁鹊又说桓公有病;居十日,又说桓公有病。桓公当然不悦,但也只是在扁鹊离开后表现出不悦,并没有当着扁鹊的面表现出来,给了神医面子。

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,扁鹊曰:君有疾在腠理,不治将恐深。桓侯曰:寡人无疾。扁鹊出,桓侯曰: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。

中学课本中有篇《扁鹊见蔡桓公》,因为这篇短文,蔡桓公这个人成为讳疾忌医的典型,嘲弄声一片,谴责声一片。而抛开成见,来看原文,我们发现,蔡桓公并不是讳疾忌医的人,这是一桩冤案。

故良医之治病也,攻之于腠理,此皆争之于小者也。夫事之祸福亦有腠理之地,故曰圣人蚤从事焉。

更冤的是,蔡桓公是春秋时人,而扁鹊应该是他之后的战国人,扁鹊见蔡桓公等于关公战秦琼。

桓公不幸,得了怪病,将要死了才有体征。更不幸的是死后让人笑了几千年。

图片 1

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。桓侯故使人问之,扁鹊曰: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扁鹊,已逃秦矣,桓侯遂死。

本文由js99699金沙发布于风俗习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蔡桓公讳疾忌医了吗?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