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书院简介

作者: 风俗习惯  发布:2020-02-16

js99699金沙 1

又到一年开学季,江南水乡自古是人杰地灵的地段。无数的文豪都留墨宝与此有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也有白居易的《大林寺桃花》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:也有李白的《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》等等。而庐山脚下的白鹿洞书院甚是如此。

书院是我国封建社会特有的一种教育组织形式。它是以私人创办为主、积聚大量图书、教学活动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高等教育机构。 书院的名称始见于唐代,不过那时的书院只是官方藏书校书和私人读书治学的场所,还不是真正的教育机关,只能看作是书院的雏形。 北宋初年,庐山国学,又称白鹿国庠,由私人读书治学之所发展为聚徒讲学的白鹿洞书院。以白鹿洞书院为起点,各地相继建立了许多所对后世有重大影响的书院,为书院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。宋初有六大着名书院:白鹿洞书院(江西庐山五老峰下)、岳麓书院(湖南岳麓山抱黄洞下)、应天府书院(河南商丘县城西北隅)、嵩阳书院(河南登封县太室山麓)、石鼓书院(湖南衡阳石鼓山)、茅山书院(江宁府三茅山)。 南宋是书院发展的极盛时期。书院数量之多,规模之大,组织之严密和制度之完善都是空前的。据统计,宋代共建书院一百七十三所,其中北宋建三十七所,南宋建达一百三十六所。南宋书院的发达,发轫于朱熹修复白鹿洞书院,他亲自为书院确定方针,建立制度,置田建屋,延请名师,充实图书,并与学生质疑问难。 元代统治者奖励增设学校和书院,据统计,元代新建书院一百四十三所,兴复六十五所,改建十九所,合计二百二十七所。 明代的书院是由衰而兴的。明成化(公元1465~1487年)之后,书院才渐兴起,至嘉靖年间(公元1522~1566年)达到极盛。据统计,明代书院达一千二百多所,建于嘉靖八年间为最多。对明代书院由衰到兴发生重大影响的是王守仁、湛若水等理学大师的讲学活动。王守仁既是朝廷重要官员,又是学者,他热心提倡书院,从四十岁到逝世前,五十五年间无日不授徒,无日不讲学,所到之处,必建书院。 清初对书院采取抑制政策,曾规定不许别创书院。直到雍正十一年(公元1733年)才令各省在省会各设书院一所,清代书院后来发展到两千余所,其数量大大超过前代,不过这时多数书院已和官学无大区别。清代书院分为四种类型:第一类是继明代书院的余绪,以讲求理学为主;第二类是以博习经史词章为主;第三类是以考课为主,是科举的预备场所;第四类是清末出现的学习经史兼习自然科学和工商诸科的书院,这类书院是近代新式学堂的先驱。 光绪二十七年(公元1901年)八月,清廷采纳张之洞、刘坤一的建议,将书院改为学堂,于省城的书院改为大学堂,各府厅及直隶州的书院改为中学堂,各州县书院改为小学堂。 中国古代的书院,不仅对我国封建社会的教育发生过重要影响,而且先后传至日本、朝鲜、东南亚诸国,至今在这些国家仍有不少书院。

白鹿洞书院,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首。位于江西庐山五老峰南麓,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历史,是中国首间完备的书院,享有“海内第一书院”之誉。南唐时建成“庐山国学”,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由中央政府于京城之外设立的国学。后因宋代理学家朱熹在此讲学而名声大振,成为宋末至清初数百年中国一个重要文化摇篮。

赵匡胤敕令国子监刻印《九经》予白鹿洞书院,殿定书院在古代的国家级地位。

白鹿洞在唐代时原为诗人李渤兄弟隐居读书的地方,李渤当时养白鹿自娱,传说该鹿通晓人性,能跋涉数十里到星子县城为主人购买书、纸、笔、墨,李渤遂有外号“白鹿先生”。后来他出任江州刺史,于此修楼建亭,取名白鹿洞。白居易过江州,赠李渤一诗中,即有"君家白鹿洞,闻道亦生苔"之句。

js99699金沙 2

早年该处只是一处游览胜地,直至五代十国南唐,其时天下大乱,开始有人在此隐居读书,升元四年,南唐朝廷在李渤隐居的地方建立学馆,称“庐山国学”,又称“白鹿国学”,置田藏书,由金陵国子监九经教授李善道主持学务,四方学子慕名而来,与京师国子监齐名。公元976年,南唐已亡,九江百姓遭受兵马之灾,庐山国学成为废墟。

宋初,九江人在废墟上建起白鹿洞书院,宋太祖赵匡义下令将国子监刻印的《九经》等书赐予白鹿洞书院,书院旋即知名度大增,学生有近百人,该时期已被奉为天下四大书院,公元980年,白鹿洞主被调走当官,白鹿洞书院再废。公元1002年,宋真宗赵恒颁发一道圣旨,全国兴起研学之风,白鹿洞书院得到修缮。公元1054年,白鹿洞书院毁于兵火,期间耕地又被收回,书院无法继续提供膳食,学生纷纷离去,校舍逐渐倒塌,书院不久就停办了,北宋末年,金兵南下,书院从此荒废百年。到了南宋,中国理学开始兴盛,复兴书院成为当时的重要运动。朱熹的出现,正式殿定白鹿洞在往后700年的学术位置,直至清代科举制度结束为止,被称为“海内书院第一”。

朱熹复兴白鹿洞书院,其所订立的学规影响往后700年儒家的发展。

南宋淳熙六年,朱熹出任南康太守,他勘察白鹿洞书院废址后写道:“观其四面山水,清邃环合,无市井之喧,有泉石之胜,真群居讲学、遁迹着书之所。”当时书院建筑规模较北宋时还不少,这时书院只有学生十余人。为兴复白鹿洞书院,订下学规,置田建屋,向各地发文征求图书,把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纳入教学课程。

js99699金沙 3

同时,朱熹请南宋理学家另一派代表吕祖谦为修复工作写记,交流学识,朱熹本人亦撰写白鹿洞书院院规,并亲临讲课,与学生质疑问难,书院1180年农历3月得以完成重建。理学又一派代表人物陆九渊从金溪来访白鹿洞书院,在朱熹的盛邀之下,登台讲学。陆九渊的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”,令在场的学生和客人热泪盈眶,在朱熹的要求下,陆九渊将这段演讲内容写下,被刻在石碑上。朱熹在南康任职的两年时间内,是白鹿洞书院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。翌年朱熹与陆象山共同讲学,称作“白鹿洞之会”,并奏请赐额及御书,书院名声大振。

js99699金沙,元代年间战乱,崔毅驻守该地,书院继续办学,直至元末书院所有殿堂斋舍荡然无存。

明代初年因朝廷重视科举,罢了荐士的旧制,致使书院讲学之风几乎消失,书院一度衰落。思想家王守仁当时仍支持书院制度,所到之处,广收门徒,遍建书院。赣州的濂溪书院,便是王守仁巡抚赣南时所建。当时,白鹿洞书院洞主蔡宗衮是浙江山阴人,与王守仁为同乡,当他得知王守仁在庐山游玩时,便盛情邀请王守仁到白鹿洞书院讲学,提高书院的知名度。明代最早的一次维修为正统元年,以后还有成化、弘治、嘉靖、万历年间的维修。

js99699金沙 4

明武宗正德十六年,“五月,集门人于白鹿洞。是月,先生有志归……”王守仁年轻时,曾一度崇拜朱熹,他21岁中举人,开始研究朱熹的“格物穷理”。朱熹认为,一草一木都涵有“至理”,必须一件件地“格”尽天下之物,才能豁然贯通,体会到完美的“天理”,以为圣贤。

本文由js99699金沙发布于风俗习惯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国古代书院简介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