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源里人家

作者: 风俗习惯  发布:2019-11-09

原标题:游|徽韵清风,山水永恒 ——西递宏村游记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旅行的意义不是向外观察,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黄山

而是向内反省。

发表于 2003-07-09 17:08

桃花源里人家 ——皖南游之二 在黟县,有个桃源洞,是历史上进入黟县的唯一通道。旧时进入黟县,须乘舟逆流而上,在桃源洞前,舍舟登岸,沿溪而上,行数里,豁然开朗,颇有些像陶渊明笔下的《桃花源记》所描述的境界,所以,黟县自古有“桃花源里人家”的美誉。今天,我们就要在西递,这“桃花源里人家”村落的杰出代表,好好地参观一番。 清晨5时,我爬上旅馆顶楼的阳台,西递村还在沉睡,鳞次栉比的古民居建筑群体,犹如一只船,停泊在绿色的原野上。薄薄的晨雾像轻纱一样,披在粉墙青瓦的古建筑上,古老而宁静的西递村,充满着轻柔的朦胧的美。太阳还没有升起,但东方天空已涌起了一层层红色的、粉红的、紫色的霞光。在朝霞的映照下,村庄外的田野,已苏醒过来,在缓缓地伸着懒腰。这时,远近传来了高昂的鸡鸣声。 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”这,不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吗?我想。 上一篇讲了住在西递的缺点,但住在西递也有好处:可以抓紧时间——逛街。6时半左右,我们就走在西递的小街小巷上了。这时参观古民居最好,村庄很静,除了几个勤勉的学生在写生外,几乎看不到什么人,街道是狭的,那些徽商建造的房屋,恭敬地站在两旁,欢迎我们的到来。 渐渐地,一些店铺开门了,不是卷闸门,而是排门,一扇一扇卸下,叠在边上。这当然没有卷闸门方便,但让人回忆起杭州70——80年代的情景,那时,商店的门也是这样的。 有一位村民在街上杀猪,现杀现卖,4.5元一斤。沈师母说:“这肉好吃,它们的饲料都是天然的,没有污染。” 西递,位于黟县县城东8公里,是一处典型的,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,经几十代繁衍而成的同族聚居村落。东西长700米,南北宽300米。 西递原名西川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如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一般河川都是由西向东流,而流经西川的两条小溪,却由东向西流,东水西流,故名“西递”。 据《胡氏宗谱》记载,现在聚居在西递的胡氏宗族,始祖不姓胡而姓李,是唐昭宗李晔的小儿子,后由于梁王朱温篡位,逃难到江西婺源,改姓胡,取名昌翼。后来,这一家族的五世祖胡士良途经西递,被这里的山形水势吸引,便将全家从婺源迁居西递,从而写下了胡氏家族在西递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九百年的历史。唐太宗李世民,万万不会想到,他的后代竟会流落到皖南山区,而且改姓胡。 明清时期,公元1662——1850年,是西递胡氏宗族的鼎盛时期,这一时期,胡氏祖先在经商上,仕途上均一帆风顺。 西递商人,多以经营钱庄、典当为主。仅24世祖胡贯三一人,就有36家典当和20余家钱庄,遍及长江中下游各大城市,资产折白银500余万两,是江南六大富商之一。胡贯三不仅经济实力雄厚,还与当时的宰相曹振镛结成儿女亲家。财产、裙带关系,以及他们大多是儒生,熟读经书、博古通今,在经营活动中,能深谋远虑,审时度势,所以,常常能“以一获十”牟取暴利,取得成功。 西递人发了财,怎么办?投资家乡,建筑精美豪华的住宅,是光宗耀祖的一种标志,也是外出经商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。西递商人走出大山,在完成资本积累后,带着丰厚的财富,又回到大山里来。 于是,发了财的西递人,衣锦还乡,相互攀比,相互竞争,一时,四方能工巧匠云集西递,年复一年,数百幢楼房拔地而起。 西递村以敬爱堂、追慕堂为中心,沿前边溪,后边溪,呈带状布局。大街小巷均用“黟县青”石板铺成,路两侧都砌有排水明沟。住宅大多临水而建,具有很强的亲水特性。 精雕细刻的入口门楼,雕刻着许多“吉祥物”,象征着房主的期望、追求和理想。如:鱼象征吉庆有余,蝙蝠象征美满幸福,扇子象征积德行善,鹿象征丰衣足食,竹象征君子,水仙花象征神仙,龟鹤象征长寿,云彩象征祥瑞,狮子象征威武等。 还有脍炙人口的历史神话故事和民间故事。一个个精雕细刻的人物,栩栩如生地出现在门楼上,使过往行人驻足观望,大加赞赏。房屋主人也由此感到自豪和荣耀。 可惜的是,文化大革命,这中国大地上出现的空前浩劫,把门楼上的人物统统归之为帝王将相、牛鬼蛇神,统统被砸烂了狗头。所以,现在门楼入口处所有的人物,大多没有头。倒是那些“吉祥物”花鸟虫鱼,得以幸存,至今,还以精致的图案,流畅的线条,吸引着众多的人们,特别是那些热衷于艺术的美院学子们。 此时,我行走在“黟县青”石板铺成的街道上,仿佛听到不远处“造反有理”的口号声,仿佛看到一群挂着红袖章的造反派,高举着锄头、铁耙,毫不留情地向“牛鬼蛇神”砸去。他们的神情是那么激昂,他们的态度是那么坚决,他们的心灵似乎是“高贵而神圣”的:要用鲜血和生命捍卫……当文明被践踏,文明被蹂躏,文明被摧残时,当他们被愚弄,他们被欺骗,他们被蛊惑时,还认为自己是在为真理而奋斗,为理想而献身。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民族,这一段历史是可悲的,是让人伤心,使人心寒的。 天井的设置,是西递古民居布局中一个很显著的特点。一幢完整的房屋,顶上空出一块,露出蓝天白云,可谓别出心裁。 从建筑学角度来讲,徽商发财后,害怕财产外露,便建起高大封闭的墙体,以防盗、防窃、防火。但这些高大封闭的墙体,在带来安全感的同时,也带来通风、采光、心理压迫等一系列矛盾。高明的建筑师在这封闭的房屋上,开了个“天井”,这样一来,通风、采光、心理压迫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,暗无天日变成了可见天日。 从风水学角度来讲,经商之人以积聚为本,总怕财源外流,造了“天井”,使天降雨露、财气,落到屋顶后,不至于流入别人家里,而是,四面八方,汇集于天井,然而顺着边上的水枧流入室内下水道。这叫“肥水不外流”,西递人给它取了个高雅动听的名字,叫:“四水归堂”。 杭州的墙门房子,一般也有天井,其作用无非是通风、采光,还有,雨天用缸积点水,平时可以使用。并不像西递,有那么多说法。 马头墙是西递民居建筑上的又一个特色,马头墙又名封火墙。高大的封火墙在邻居发生火灾时,起隔断火源,防止火势蔓延的作用。古代的建筑师,把封火墙设计成昂首长嘶的马头,威武挺拔的马头墙显示了我们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。 西递民居厅堂的陈设也很有特色。条案上,正中通常摆着自鸣钟,钟的左边摆着古瓷瓶,右边摆着精致的木雕底座镜子,古时称左为东,右为西,故又称东瓶西镜。东瓶西镜的摆设有很深的内涵,取“瓶镜”的谐音“平静”。当时钟敲响时,这钟声和“瓶镜”的谐音连在一起,就是“终生平静”。这表现了主人对生存环境的一种希望。对于西递的女人——那些丈夫或儿子在外经商的女人,这“终生平静”更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:亲人的平安健康顺利,决定着她们的命运。“终生平静”的钟声,悠悠地袅绕在空旷的厅堂上,有多少牵肠挂肚的思念,有多少情真意切的眷恋啊。 “履福堂”建于清康熙年间,是一座有着300年历史的三层砖木结构楼房。“履福堂”的老主人胡积堂是清代著名的收藏家,他酷爱读书、吟诗、作画,却终生不愿参加科举考试,涉足官场。 履福堂悬挂着一对 “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,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”的楹联,展示了封建社会文人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的情结。我在浙江南浔张静江故居也看到过这对楹联,那是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和写的,履福堂的这对楹联是谁的手笔,就不清楚了。 西递的商人,先读书,后经商,或者边经商,边读书,这与那些不读书就经商的人,成效大不一样。这也许是历史上徽商比其他地区的商人高出一筹的原因之一吧。 “敬爱堂”是西递胡氏宗祠,是祭祀胡氏列祖列宗、家族议事、族人婚嫁喜庆、训斥不肖子孙的场所。结构粗犷古朴、宏伟壮观。 “敬爱堂”门上方的墙上,有一个一米见方的“孝”字。“孝”字上部,极像一位仰首作揖尊老孝顺的年轻人,而这人的后脑却像一个尖嘴猴头。其寓意是很清楚的:尊老孝顺者为人,忤逆不孝者为畜生。据说,此字是南宋大哲学家朱熹造访西递时所书。 敬爱堂的管理员胡晓雯女士接待了我们。她的父亲胡星明先生是黄埔军校的学生,国民党的上校军官,解放后,历次运动,特别是文化大革命,自然吃过不少苦头。改革开放后,胡老敏锐的感到,西递,这块古老的土地将要获得新生。于是,不顾高龄,不辞劳苦,四处奔波、走访、写信,宣传西递的古民居建筑。 工夫不负有心人,盖在西递头上的黑纱终于被揭开了,人们终于看清了它的光彩,它的价值。西递成了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世界文化遗产。 胡老先生功不可没,可惜他已在去年逝世,倘若胡老先生地下有灵,一定会为西递的今天,感到欣慰。 去年5月20日,江泽民从黄山下来,便来这里参观,并题词。 在西递,我们参观了三小时,9时半,我们驱车去宏村,约半小时左右,便到了宏村。

徽韵清风,山水永恒

——西递宏村游记

暑假里,早有打算带着孩子出去采风,7月里忙忙碌碌的琐事,不得空闲。一直到了8月6号,和孩子驾车南行。原计划是往嘉兴木心博物馆,到杭州时,友人告知当日是星期一,闭馆。

这时,孩子见我正用着“徽风皖韵”的紫砂壶在品茗,说道:“那我们就去徽州西递宏村吧”。

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,徽州是徽文化和徽商的发祥地,作为漂泊在外的徽人,对故里也是崇敬之情。何况,徽文化,作为一种独特 的“文化单元”,在中国的历史上,熠熠生辉。

一路上,孩子不停的用着手机拍个不停,蓝天、白云、青山、溪水、沿着山路,带着热浪,穿过隧道,我们抵达了宏村。

宏村,在安徽黟县的北面,它和西递相距20公里,西递和宏村均是世界文化遗产,是具有千年的古村落,宏村为徽州第一大姓汪氏子孙聚族而居的地方。据考证,它始建于南宋,已有800余年的历史。

中国的文化历史,也是一部迁移史。生存和安定是永恒的主题,氏族首领的远见,也将是整个家族的未来。汪仁雅就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氏族首领,他看中了雷岗山下(今宏村),那里面山临水,森林茂盛,于是留下遗言,希冀子孙日后 迁往雷岗之阳建村居住,“后必福禄永绵”,南宋绍兴元年四月,汪氏66世祖汪彦济秉尊祖训,“捧祖像、怀家乘、率妻孥、偕老幼”,举家迁往雷岗山,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,终于建起了13座楼房,史称“十三楼”。汪姓人家,“枕高岗、面流水、一望无际”,他们给这处地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——弘村,取“扩大、光大”,思弘祖业之意。到了清乾隆年间,因与弘历皇帝重名之忌讳,改为宏村,沿用至今。

宏村现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140余幢,它以秀美的南湖风光,奇特的牛型村落,恢宏的民间故宫,征服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,2000年底与西递村同时金榜题名,荣登世界文化遗产宝座,同样也被称为中国画里乡村。

西递村同样也是一处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,胡姓子孙聚族而居的古村落。西递村四面环山,两条溪流从村北、村东经过村落在村南会源桥汇聚。东西长约700米,南北宽约300米,构成东西为主,向南北延伸的村落街巷系统,整个村落状若船型。古代此处设有传邮之驿,遂称西递。

西递村的开村立业之祖胡士良独具慧眼,他于北宋皇佑元年从婺源前往金陵,路过西递,见此处山色如黛,峰峦环抱,势如虎步前蹲,奇若犀牛望月,是一处绝佳的风水宝地。经过胡氏子孙近千年的开发,西递村成为黟县境内较大的村落,最鼎盛的清乾嘉时期,宅院多达600多座,99条巷子,34座祠堂,13座牌坊,近万人口,号称“三千烟灶九千丁”。

时至今日,西递村仍保存明、清古民居124幢,祠堂3幢,均以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被称为桃花源里人家。

在这徽韵清风里,在这黛如色,山水清音的皖南民居大观圆里,不禁沉思,西递和宏村,充分展示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和中国古人在人与人,人与自然和谐统一方面的追求,形成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氛围,又似人类无意间遗落的一幅迷人的长卷。

我又想,又是什么样的“秘密武器”能形成这样气势恢宏的历史文化长廊?

我们沿着西递的九十九条深巷,犹如在青石板的轨迹和溪流中去聆听历史的诉说。

一是,明清之时,徽州商人称雄中国商界,黟县商人作为徽商中的一支劲旅,他们纷纷走出大山,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,带着丰富的财富,又回到大山里来,他们用经商赚来的钱财,在家乡建造起豪华住宅,自身享受并光宗耀祖。

二是,在封建社会政治动荡,战乱频繁,黟县交通闭塞,是一块可以安身立命,繁衍生意的世外桃源。

三是,黟县自古就是蛮荒之地,查阅保存的各大家族《宗谱》,可以发现大部分大宗族均是历史某一时期迁入的,他们需要一种自我保护,需要抵御先期迁入宗族的侵扰,所以,还必须依靠宗族的力量,宗法观念成为宗族的凝聚力。

四是,迁入黟县的各大宗族,均是选择在背山、面水的地方,作为聚居之地。这也就是所谓的“依山造屋,傍水结村”。

五是,古时,按照风水黟县的民房建筑大门不朝南,一般都是朝着东、西、北三个方向,古民居的外形,全部是粉墙青瓦,有园林、庭院和题额。这种灰白色的基调,在绿水青山的掩映下,产生出一种祥和宁静的效果。小庭院内铺设青石板,或用不同颜色的鹅卵石铺成美丽的图案,有的设有假山、鱼池、花台,摆上盆景,栽上名贵花木,一年四季,花开花落,赏心悦目。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不仅讲究建筑的外形,还刻意追求屋内的装饰美,砖雕、石雕、木雕就极大的丰富了中国民居建筑的内容。

六是,民居建筑的对称,设有天井,马头墙。黟县民居建筑大都采用对称的布局,建有前厅,后厅,书房、绣房、厨房,体现出“男女有别,长幼有序”的特色。古黟县,建造这些豪宅大都是经商的商人,商人以积聚为本,怕财源外流,造就“天井”,俗称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“四水归堂”。马头墙又称封火墙,这种高大上的封火墙是在发生火灾时,起着隔断火源,防止火势蔓延的作用。设计师采用抽象的手法,增添了艺术美感。

七是,厅堂的陈设,中堂与楹联,东瓶西镜。进入正厅,正中照壁上挂的是中堂,一般是山水、花鸟、或者是象征吉祥如意的福、禄、寿,逢传统祭祀之日,改成垂挂祖宗遗容,祭祀结束换上画轴。画轴两边垂挂红底金字或蓝底金字,出自名家书法的木质漆联。这些厅堂的楹联和格言,体现了主人在特定历史环境中的追求、向往,对人生深刻的体味和对自己及子孙后代的劝诫。

正厅的画轴下,设有条案,条案前摆有八仙桌、八仙椅,条案 的正中位置摆有自鸣钟,钟的两侧为瓷器帽筒,帽筒左边摆有古瓷瓶,右边摆着精致的木雕底座镜子,古时称左为东,右为西,所以这种左瓶右镜的陈设,又叫“东瓶西镜”,这是很有内涵的摆设,取瓶镜的谐音“平静”,体现当时主人对生活环境的一种希望。

八是,徽州 的人。

徽州女人——“三从四德”的标本,她们吃苦耐劳,忍辱负重,含辛茹苦,在小小年纪,就已担当起繁重的家务。徽州地狭人稠,素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称,为求生存,只有脱离乡土,寄命于商。据考证,徽州人的规矩是:在外经商的人,大都娶本乡邻的姑娘为妻。学徒期满,二十岁左右,店主给三个月假,回乡完婚,蜜月期满,劳燕分飞,夫妻天各一方,妻子不但要承担起全部的家务劳动,还要忍受着公婆的白眼,独守空房,压抑着青春少妇人性萌动。徽商在外做生意,往往数年不归,按每三年回家探亲柜个月计算,加起来夫妻一生同居时间也不过三年半广景,所以徽州的土话叫“一世夫妻三年半”

徽州男人——“忠孝节义‘’的志士,在封建礼教的统治下,徽州男人们崇尚 的是忠勋、孝友、节烈、尚义。在能受苦方为志士,肯吃亏不是痴人的氛围中,他们一辈子都活得很累,过得很苦。他们确信“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,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”男孩自子来到这个世界上,也毫无童趣可言,他们早早就被送进私塾学馆启蒙读书,每日面对的是老师威严的目光和铁尺无情的滋味,十年寒窗,至今人们在徽州的老房子里还可以看到书房木窗上的雕花冰纹图案。当然徽州也走出来很多大人物。

徽州的男人到了青年时代,他们的婚姻生活也是非常不幸的,爱情对他们而言,是两个十分迷茫的字眼,父母的选择是不可违抗的。另外,徽州是程朱理学的故乡,“忠孝”人、二字也被推向了极限以至大忠大孝变成了愚忠愚孝。

徽州商人——“亦贾亦儒”的朝奉,无徽不成镇,也是明清时期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,“前世不修,生在徽州;十二三岁,往外一丢”,徽人外出经商,足迹遍布天下,江浙一带,因地缘关系徽商尤多,巨商更是几乎都为徽人,徽商经营最成功的行业就是当铺和官盐。

徽商的乐善好施以及诚实守信,把商业做到了全国,有的成为了红顶商人。随着晚清徽州的政治家们一个个从官场失踪,“富甲天下”的徽商如大海退潮,突然也从历史舞台上销声匿迹了。

本文由js99699金沙发布于风俗习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桃花源里人家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