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城方言

作者: 风俗习惯  发布:2019-11-09

原标题:胡豆念“福”豆,麦当劳念“mei当劳”!我们就是与众不同!

晋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。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和词汇方面。晋城方言有19个声母,比普通话少3个声母,即没有z、c、s。普通话的z、c、s,在晋城方言中都作…

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

晋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。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和词汇方面。

也成就了极具地域特色的方言

晋城方言有19个声母,比普通话少3个声母,即没有z、c、s。普通话的z、c、s,在晋城方言中都作zh、ch、sh,只是发音部位比普通话稍微靠前。晋城方言的资、支都念做zhi,租、猪都念zhu;粗、初都念做chu,操、超都念做chao;丝、诗都念做shi,苏、书都念做shu等等。晋城方言有47个韵母,比普通话多出8个,两者之间对应关系比较复杂,但大多有一定规律可循,最突出一点是,普通话中的鼻音韵尾,在晋城方言中除ong以外大都消失。晋城方言有平、上、去、入4个单字调。平声调值33,如开、安、高、诗、戟等字;上声调值113。如鹅、穷、古、五、协等;去声调值53,如岸、唱、正、共、剧等;入声调值22,如月、舌、竹、说、石等。晋城方言的上声既包括古清音声母和次浊声母的上声字,也包括古全浊、次浊声母的平声字,二者在连读变调中分开,前者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上声字,后者相当于普通话中的阳平字。因此晋城方言的声调,实际上也可分为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、入声5个声调。前4个声调的调类与普通话的调类大体上相对应,只有入声字在普通话中分布较复杂,且无明显规律可循。在实际读音中,人声韵的喉塞韵尾已相当微弱,一小部分已经变为舒声。

js99699金沙 1

晋城方言的语序与普通话基本相同,词汇中的基本词汇也大同小异。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词语有较强的地方色彩。如日头儿,月明,响忽雷,打豁闪,圪塔水,乌水,恶水,香煤,臭煤,跨汉,老架儿,圪脑,圪腮,圪喷,圪遛,圪砸,圪搅,圪碰碰儿,一圪几几等等。另外,晋城方言中手指头都可叫作拇指头,因此就有大拇指头、二拇指头、中拇指头、四拇指头、小拇指头等词语。晋城方言中还有一些词语表现出某种感情色彩,如把馒头叫做点心,甚至叫做妈妈;把油条叫做麻糖等。

那些流淌在成都街头巷尾的成都话

高平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,与普通话在语音、词汇、语法等方面有明显差异。声母中的舌尖前音z、c、s和尖后音zh、ch、sh不分,大部分地区n与l不分“蓝”念“男”,“连”念“年”,0音念“1”,“鱼”念“衣”,“许”念“希”,各方言区大都把鼻音韵尾n和ng相混,特别是en和eng、in和ing,有的相反eng、ing发en、in。儿化韵较多,可分两种情况:一为原韵母不变,只是母加上卷舌动作;另一为原韵母发生变化。声调差异也大,最少有5个声调,至今仍有入声。一些词语地方性强,例如,表示时间的词语:“夜来”、“掌儿”、“清朝”、“今儿”等;表示空间的词语:“圪台上”、“的儿”、“顶儿”等;表示程度的词语:“客大拉”等;表示数量的词语:“一圪星星”。某些实物名称:“冰雹”叫“冷则蛋”、“棉衣”叫“袄儿”、“背心”叫“汗圪拉”或“圪筒只”、“头”叫“圪脑”。高平方言中形容词很多,单音节形容词a—aa的大都儿化。如:红红儿的,小小儿的、慢慢儿的:a+bb—abb的也大都儿化;口语惯用语:烧渣、钻空儿、钻圪窿、瞎圪戳、瞎圪诌、瞎胡弄、发癔症、说淡话、圪撩鬼、撩捧货。惯用语多数表示贬义,也有中性的,表示褒义的很少。

绵软中却透着那么一股子生活的气息

阳城方言北方方言的一种。可分为东乡话、北乡话和中南乡话3种。因中南乡话流行的地域和人口占全县2/3以上,故可作为阳城话的代表。

透露着成都人的生活智慧

语音上,阳城话将一些“j、q、x”的声母读做“g、k、h”,如“机器”读做“giki”;韵母保留大量入声,如“圪”、“力”、“吃”、“渴”等等。普通话韵母为“iao”的字,阳城话说成“iu”的字。如“条”读作“fiu”,“表”读作“biu”;普通话韵母为“in”的字,阳城话发成“ing”;如“真”说成“征”;普通话韵母为“en”和“eng”的字,阳城话大多说成“ang”或“ong”,如“奔”读成“邦”,“文”读成“王”,“朋”读成“pong”,“更”读成“kang”。此外,还有“努”说成“nong”,“战”说成“这”,“窗”说成“霜”等。

js99699金沙 2

词汇上,阳城话讲将“我们、你们、他们”说成“我偕、你偕、他偕”,将“母牛”说成“尚牛”,“地板”说成“阶坑”,“火柱”说成“火状”,“蚯蚓”说成“蚰蜒”,“高梁秆”说成“圪党”,“给”说成“贻”,“拿”说成“撼”。“圪”、“不”是最活跃的构词要素,如“脑袋”说成“圪脑”,“窟窿”说成“圪窿”,“胡同”说成“圪洞”,“筐”说成“不篮”,“糊糊”说成“不糊”,“黑洞洞”说成“黑不洞洞”。“日婆”是惯用特词汇。有两义:一是“倒霉”,二是无意义的口头禅。

今天就跟随社长的话筒

日志分页:12

去听一听地道的成都声音

一出东门天涯石,

二出北门五块砖。

三桥九洞石狮子,

青羊宫里会神仙……

跟普通退休老人一样,70多岁的张世光带孙女儿、忙家务,陪老伴儿出门买菜散步,或者同老朋友出门喝茶……

js99699金沙,与所有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一样,张世光深切地热爱着这锦官城,爱她的温润气候,爱她的麻辣味道,爱她独有的语言声调和用词。

js99699金沙 3

js99699金沙 4

不过,有一天当他注意到,说了一辈子的成都话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,作为祖上十代人都生活在成都的老成都人,张世光坐不住了:

张世光

有一次我在四川音乐学院散步,有两个女娃娃大概十多岁,她们普通话说的真好,我就很奇怪她们是哪儿来的,她们说“我们是云县人啊!”

因为我对方言比较感兴趣,我说“那你说两句云县话我听一下”女孩子:“不会”,我说“你云县人怎么不会云县话呢?”,她说“父母不要我学”,我说“为什么”,她说:“现在都学普通话嘛”我就觉得奇怪了。我就觉得这个方言可能要有问题。

js99699金沙 5

张世光说,自己从小就颇有语言天分,自己熟知四国语言,当他发现自己深深热爱的这片土地上的人们,乡音已改时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这儿时的语言做点什么了:

张世光

我听人家说“麦当劳”,麦当劳她读成麦当劳,完全是按普通话来读的。实际上成都话读mei当劳,我就想,如果再不把这个弄出来的话。我们这一代过了没人弄了,所以我就想这个东西我有责任,如果是各个地方文化都萎缩了,那么这个中国文化,如何繁荣呢?

js99699金沙 6

于是,张世光想着自己编撰一套成都话拼音方案。其实,在保护地方方言、传承民俗文化上,有关部门也在努力。

四川省于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版了《四川方言词典》和《成都话方言词典》,1998年由中国社科院牵头组织编写的《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》中也有一本《成都方言词典》。

js99699金沙 7

但张世光发现,这些词典在成都话语音及其用字用词方面,各说不一。于是,他对照着汉语拼音方案,依次对字母表、声母表、韵母表、声调符号和隔音符号进行本地化处理。

本文由js99699金沙发布于风俗习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晋城方言

关键词: